一个人的旅馆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1

西西瓜

11


芷萝宫的位置算不上偏,往来人却是不多。明诚坐着步辇佯装身体不适,暗暗记下路线。

约莫行了不到半刻,四周的绿荫高树渐渐浓郁起来,鼻尖隐约也能嗅到几丝清新的药香,想来是到了地方。

门口的宫人见靖王驾到纷纷行礼,机灵的瞧出异样,已先一步跑去殿内通传。

 

既然到了芷萝宫,那就没必要再扮虚弱了。明诚叫住陪他同来的小太监,谢过之后便让他们自行回宫。

他没法确定正主亲娘的宫里有多少眼线,至少不能叫他们获得萧景琰内壳易主的信息,不然他一个专业搞情报的被攥住小辫子,那得多丢人。

明诚深呼吸平复心情,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跨入宫门,稳健地踏上石子路。未到尽头,殿内抢出一人,素色华服气韵天成,就是神色焦灼,还很眼熟。

“大——”明诚浑身一凛瞬间僵住,硬生生改了口,“……太阳的您怎么出来了?”

静妃匆匆执起他的手切了脉,确认万事无虞方才松了口气:“她们与我说你是坐辇来的,我怕你身体有恙。”

这张脸过于亲近,明诚倒不怎么紧张,笑了笑答:“让母亲担心了。”

“你呀。”静妃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朝旁扬扬手,嘱咐宫女去小厨房将做好的点心端来。

“这回去了那么久,想必也是累了。本来你筋骨结实,又有武艺傍身,我不担心,可前几日突然收到你遇刺的消息……”她拉了明诚入座,微微一哂转了话头,“好在有惊无险,也是多亏了蔺先生。”

【莫非静妃知晓蔺晨和萧景琰的关系?】

明诚持疑,便顺着她的意思点点头:“他于我,的确有情有义。”

静妃莞尔,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心中自有主意,无需我多言。”

听了这话,明诚心内敞亮,八成是亲妈看出了苗头,就正主一个还在当局者迷呢。既然如此,提及蔺晨时也不必遮遮掩掩,正大光明正好方便他摸清现状。

 

宫女们捧着碗碟鱼贯入内,其中混着几张熟面孔,明诚也懒得吐槽了。至于是不是自己人,言行说明一切。

静妃接过汤碗递给他:“我给你炖了鸭汤,来,先喝一碗暖暖身子。”

美食当前,总不会拒绝,况且亲妈是医女出身,对饮食的安全自然多两分慎重。明诚不愿拂了她的意,于是浅尝一口,没想到静妃的手艺当真不错,汤鲜而润,回味甘甜,当即目露惊喜,转啜为饮。

静妃只当合他口味,笑道:“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

拍马屁虽然算得上是特工强项,但这回明诚的赞美确是真心实意。

“母亲的手艺愈发好了。”

“那你便多用些,”静妃听了高兴,将盛着点心的碟子一一摆好,“都是你爱吃的。”

明诚笑了笑:“儿臣久别方归,本应陪母亲多坐坐,只是外面还有一桩要紧的急事,坐坐便要走,请母亲见谅。”

即便是个局外人,他心里多少还记挂着先前在武英殿上发生的事,如无意外,蔺晨作为唯一一个知晓他真实身份的人此时此刻应当还在宫外候着他。

静妃的脸上稍现忧色:“外面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母亲放心,孩儿会妥善处理,等事情告一段落再向母亲解释。”

儿子心性耿直,向来喜怒易辨,静妃见他此时眉目舒展,不由放了一半心,转而吩咐宫女将备好的点心装入食盒。

“你有事那便先去忙吧,点心带回去,我多备了些,给蔺先生和苏先生的。”

宫女小新觅得机会,终于趁装盒的当口把话引抛出来:“殿下,娘娘受了那么多罪,好容易殿下回来了,怎么说话就要走……”

明诚目光微闪:“你说什么?”

“你不要胡说。”静妃皱了皱眉,不满地看了小新一眼。

“母亲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明诚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于是沉下脸朝小新发问,“你说,发生了什么事?”

小新以为他已上钩,心中暗喜,更是演出了十分真切,噗通一下跪到地上。

“殿下,娘娘差点见不着您了!”

明诚配合着露出惊诧之色:“到底怎么了?”

静妃扫向小新的目光不算冷,但警告意味浓重。

“你不要听这个丫头乱说话,她一个孩子没见过世面。我没什么大事,皇后娘娘为难了我一下罢了。”

明诚与她对视并未看出勉强,心内稍定,可该讲的话还是要讲。

“如果只是这样,何必拦着她?”他绷着表情,脸色不算好看,“母亲既然不想让我知道,那此事必定会令我不悦。后宫争斗并非一两日,寻常事端母亲从不费心瞒我,父皇今日只字未提,想来皇后并未伤着母亲,那导火索便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明诚愠怒的眼神钉在小新身上,吓得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知道过程,你来说。”

 

有某一刻,小新觉得萧景琰很陌生,那目光似乎洞察一切,叫人后怕,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只好按照计划摆出想好的说辞。

“苏先生派来的那个人,倒也没有为难我,就是让我跟他一起回来。”

明诚沉默不语,像是强行压着火,却也没有继续发问的意思。

小新着急,跟着的话便脱口而出:“可当我问他回京后该怎么救娘娘时,那个人却说,在苏先生的计划里,是根本没有要去管娘娘的。”

明诚抬起眼皮:“他真这样说的?”

“他说,若是去卫陵报信,陛下派人回来救下娘娘,等回銮时,这件事就冷了,根本没有半点好处,还不如让皇后越做越错,陛下回来后看到娘娘的委屈,自然会更加怜惜恩宠。皇后的罪责就更重了,反正皇后对娘娘没有生杀之权,只不过是委屈折磨了一下,又不至于伤了……”

她演得投入,却看到明诚不怒反笑,宛如当头浇了盆冷水。

明诚微讶:“怎么不继续说了?”

“……殿下息怒。”小新忙俯身磕了个头。

她的心口砰砰直跳,潜意识告诉她今天的靖王冷静异常,实在不宜继续煽风点火。

“苏先生这般行事,的确阴狠,难怪你冒着被母亲厌弃的风险也要告知于我。”明诚沉吟着颔首,“如今我知道了,自然要去找他算账。”说完他站起身,临走还不忘拎了食盒。

“话说的不错,大材小用了。”他朝静妃递了个安抚的眼神,“母亲看着办吧。”

 

明诚刚出宫,蔺晨便甩开列战英几步抢先迎了上来。

“如何?”

一路上都在感叹朱徽茵同志到了古代居然堕落了的穿越同志满脸得意:“大概被我杀得措手不及,现在在开紧急会议吧。哦对了,顺便抓到个叛徒,静妃身边的小宫女,叫小……小什么来着?”

他见列战英站在几步外没上前,于是朝他招招手:“母亲的贴身宫女有没有叫小什么的?”

“啊?”列战英挠了挠头,“小梨小橙小月小新……”

“……”


-TBC-

男人不可以穷03

懒懒的向阳猫

看着面前的人将这五十两纹银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那见钱眼开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一个凡人,眼里怎么可能有如此璀璨耀眼的光芒。

嗯,当然这个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毕竟这世上怕是再也找不出一个如此呆萌的人呢。

“老板,来两串糖葫芦。”陵越豪气的将钱递出去,眼睛已经开始寻找最大最圆的糖葫芦是哪串了。

“这位本子,小的小本买卖,这大的银子收不起,您还是寻别家吧。”

“哎!”陵越一脸不可置信。

一旁的欧阳少恭掩着嘴低着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肩膀的抖动。

“少恭,你不要伤心,我请你去吃好吃的。”陵越有些不好意思的拉着欧阳少恭走,走得那叫一个快啊,生怕那糖葫芦追过来似的。

我到底哪里伤心了啊喂。

 

站在酒楼门口,欧阳少恭觉得陵越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其实陵越只是选择了最大最显眼的那家。

而通常,最大最显眼的那家或许不是味道最好的,但一定是最豪华的。

而陵越,又习惯性的,想找清净点儿的位置吃饭,所以在欧阳少恭满意的注视下,两人来到了二楼的雅间坐定。

店小二看着两人气度不凡,毛巾一搭,麻利儿的过来伺候了。

“老板,来一份糖醋藕片。”

“好勒。”店小二高声的应了句。

欧阳少恭慢慢的观察着茶杯里面的茶叶。

茶叶飘起又浮下,浮下又飘起。

“你怎么还不去上菜啊?”陵越疑惑的看着呆立在一旁的店小二。

“客官,您不需要点别的吗?”店小二小心翼翼的询问。

“是啊,陵越,一份糖醋藕片怎么够吃。”欧阳少恭也斟酌着开口。

陵越微微一笑,欧阳少恭端起茶杯微低下头准备喝,就听见对面豪气干云的来了句,“那来两份糖醋藕片。”

啧,幸好自己嫌弃这茶水没喝。

店小二这会学乖了,扭头就走。

“陵越,其实……”少恭觉得从来没觉得说话是件如此艰难的事情。

“对了,少恭,我给你说,糖醋藕片可好吃了,你等会一定要试一下。”

你是想到吃的,都这么说吧。

“当初我在师弟家吃过一次,可惜去他家太不方便,就一直没有吃到了。”

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乌蒙灵谷再对外开放。”

对外开放,整得像是要付费进门的地方似的。

等等,乌蒙灵谷,那不是传说中的受女娲庇佑的位置吗。

“陵越,你说的这个师弟是天墉城哪位道兄。”

喝了一口茶,“这是我师弟,不是天墉门人。”

“不是你师弟却是天墉门人?”欧阳少恭觉得有些理解不能。

“嗯,师弟因为将来要继承祭司之位,不能修天墉心法,入天墉门下,但的确是我师父亲传弟子。”

“既如此,当初剑仙大人为什么要收他为徒。”

“我师父认为,有缘。”

只有在提及师尊的时候,欧阳少恭才会相信,眼前之人的确是天墉城陵越,当然,陵越包袱里的东西也是证据。

但是相信人是一回事,有缘这种话还是不能信的。

故而嘟囔了那么一句‘不是为了钱吗’真的只是这一会儿被陵越洗脑了,完全没有诋毁剑仙大人形象的意思。

当然,对方居然……居然承认了,更是不在预料中啊。

“还真是为了钱啊?”欧阳少恭觉得自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还不够,还需要加强修炼。

“嗯。”陵越沉重的点了点头,“当时,我以为族长之子肯定很有钱。”

“族长之子的确是有钱,按理说,乌蒙灵谷也不是舍不得之人。”毕竟也是不问世俗的种族,不会在乎这些凡尘之物的。

“乌蒙灵谷世世代代听从女娲吩咐,不出不进的,又怎知这世间金银为何物。”

好吧,太不问世俗了就有这个问题。

“不过当初拜师宴上,这道糖醋藕片做得很真好吃,我之后回天墉,曾偷偷用后山的莲叶根做过,然而做不出这个味道来。”

“可能是你初次下厨,技艺不精。”欧阳少恭试图安慰。

“可是那莲叶根的形状都要差好多。”

“不知后山之莲是何品种。”欧阳少恭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问题的关键

“雪莲。”

这品种也差太多了吧。